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珍珠项链

珍珠项链


(一)

几年前,我从台湾到西雅图念研究所,生活上有点紧张,就到一间不动产公司做兼职,没想到会在那里遇见大学里的校友方美雯。

美雯长得非常可爱,是比较丰满的类型,长长的秀发,饱满的胸乳,配上一双迷人的美腿,我刚刚见到她时,心里就为之一动。美雯的家境很好,至少比我的要好,大学毕业家里就安排她就来了西雅图。她在公司里做全职,通常穿戴得很好,礼服和裙子是必不可少的。

我这样做兼职的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一天到晚彷彿游魂野鬼似的,有时候路过美雯的边上,就艳羨地看几眼,也不过是她透明尼龙丝袜中的美腿和高跟皮鞋而已。

虽然美雯和我早在大学里就已认识,平时也还说得上话,我们之间的关系的确非常普通,甚至连真正的朋友都谈不上。她先生是美国人,在公司里的职位很高,而方美雯也一天到晚地用一种「圣洁高尚」的态度对我,说实话,我才不买她的帐。就连我在公司里的朋友都看出来了,总说方美雯不喜欢我,因为她知道我对她的不满,而且我还放话出去:如果方美雯不改变她对我的态度,就别希望我会对她有什么笑脸。

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僵持着。有时候方美雯发现我在偷窥她的美腿,就会狠狠地瞪我一眼,拉下她的裙子,把双腿藏到她的书桌下面。

有一次,我去影印报告,碰巧方美雯也在影印机那里,背对着我,弯了腰在地上搜寻她遗失的别针,这一次确实让我大饱眼福。方美雯的黑色连身裙一直拉到腰极,我可以看到她浑圆丰满的美臀在肉色尼龙裤袜里涨得满满的,彷彿是为了挑逗我,在我眼前富有旋律地晃动着。

她的裤袜几乎是透明的,我定睛一看,她光溜溜的下体竟然什么都没有穿,两片粉红鲜嫩的肉唇清晰可见。

天呐!我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整整一天,只要一想起那淫靡的一幕,我就可以感到下身的骚动。

事后,我把当时的情形讲给公司里的狐朋狗友们听,没想到被他们讥笑了一番。一个年长的兼职说道:「强生啊,你先不要做梦了。等方小姐正眼看你的时候,你再来和我们讲你的淫梦吧!」

我正想辩白,转念一想也没有用,於是就开玩笑道:「你们等着看吧,等方美雯的态度转变以后,我一定要送她一条珍珠项链。」我有意停下,大家的脸上都带着不相信的神态。「是用那里的珍珠,」我指指我的肉棒:「去点缀她的大奶山。」大家明白过来,开始放肆地淫笑起来,不一会一轰而散。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圣诞节了。公司照例举行了圣诞晚会,就连我这样的兼职也被邀请携家属参加。我也没有家属,就从学校里找了一个越南女同学一起去。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方美雯的先生,他比她老很多,身材高大,叼着一支雪茄,和人们大声谈论着他在越战时如何如何。一看到我的越南同学,他就黏了上来,嘴里叽哩咕噜地说了几句越南话,逗得越女哈哈大笑,几分钟不到,两个人就勾肩搭背,几乎搂在一起了。嗯,忘了提一下,我的这位越南女生也是非常可爱的,并且有一对巨大的让男人生欲的奶子。

方美雯看见她的丈夫和越女谈得兴起,而把自己放在一边,真得有些恼羞成怒,直到后来两个人开始放浪了,她看不下去,气哼哼地就要离去。我的眼睛一直跟着她,猜想她快要妒忌得发狂了,连忙快走几步,故意挡着她的去路。
「强生,是你呀!」方美雯看清眼前的人是我,停下脚步,她的声音还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真让我吃惊。

「美雯,你好啊!」我尽量保持镇静:「你今晚真得很迷人!」我的话一半是恭维,另一半是事实。

方美雯穿了一套红色的长礼服,高身的裙叉不经意地出卖着黑玻璃丝袜中修长的双腿,脚上一双精美的黑色细高跟皮鞋,显示出女性的典雅和韵味。我细细地打量着她漂亮的身形:一头披肩黑发梳得相当整齐光滑,娇美的脸蛋儿笑吟吟的,一说话,露出一对酒涡儿,一双明净若水的眼眸,高挺的鼻樑,性感的唇角微微上翘,细细的腰肢,浑圆的美臀,丰盈修长的双腿,男人见到了,都会为她着迷。

方美雯听到我的讚赏,看到我的打量,脸微微一红,低下了头:「强生,是我不好……」她的声音低得我几乎听不到:「我不该……」

「算了,算了……」我知道方美雯要道歉,连忙打断她:「今天是圣诞,大家都高兴一点。」我不在意地瞟了她一眼,回想起影印机旁的一幕,肉棒腾地一下硬了起来。

「那……那我们今后……可以做好朋友吧?」方美雯楚楚动人地抬起头,看到我点点头,竟然忘情地过来拥抱了我。

当方美雯柔软的身体倒进我怀里的一刻,我真是好尴尬,硬硬的肉棒只好挤在她的双腿之间。我相信,隔着轻薄的礼服,她一定也感觉到了,可是她的身体却没有躲开……

************

等休假归来,方美雯和我的关系就大不一样了。她开始变得友好,甚至经常邀请我到她的办公室谈笑。她偶尔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暴露出她胸衣中丰满的奶子和长袜蕾丝掩盖的肥白腿肉,不禁让我想入非非。我开始幻想,也许有一天,我和她?

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

方美雯的先生决定公司收购一批老房子,验收任务由方美雯负责,於是她选择了我做她的助手。说实话,所谓的老房子就是历史比较悠久,大部份的室内装修都不超过十年。方美雯告诉了我房子的地点,我们约好了第二天下午下班前一起去验收。

************

第二天早上,我路过方美雯的办公室,就觉得有些异样。方美雯还坐在她的皮座椅里,笑盈盈地望着我。她看上去真是美艳动人,身上穿着那件我再熟悉不过的黑色短连身裙,深深的乳沟炫耀般地暴露着,两根白嫩丰满的玉腿在完全透明的玻璃丝长袜子里绷得紧紧的,从裙口探出来,丰腴的脚掌和整齐玉葱般的脚趾挤在一双精美的黑色细高跟皮鞋里,只露出一抹白嫩的脚面。我一见,身下的肉棒就硬了起来,简直不能自持。整整一个上午,我不敢接触方美雯那诱惑的目光。

好容易等到下午快下班了,方美雯电话给我,要我坐她的车子到房子那里,我只得遵命。在途中,我坐在方美雯身边,鼻子里充满着她浓郁的香奈儿。她的黑色短连身裙的下缘拉得高高的,整条丰腴的大腿裹在肉色玻璃丝袜子里,裸露在我面前,害得我视淫一番,又不敢多看。

等到了目的地,我们下了车,一幢巨大的房子呈现在我们面前。「美雯,是这个房子吗?」我暗自吃惊,这样大的房子,无论如何也要花很长时间验收。
「当然是!」方美雯狡猾地沖我一笑,随即向房子那边走了过去。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走到一半,她突然停止了转向了我:「强生,你为什么说要给我珍珠项链呐?」她天真无邪地笑着。

我被问得措手不及,脸红得可怕,「我……我……」我结结巴巴地想找出一个答覆复。还好,方美雯也没有追问,转身继续走向房子。

进到房子里面,方美雯开始一边验收,一边不停地给我佈置任务,我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我们上楼检查,她还是照例走在我前面。没上几个台阶,她忽然停下脚步,弯下腰,抚摸着楼梯上的垫子。天呐!那令我销魂的一幕再次展现在我眼前:薄如蝉翼裤袜里两片鲜嫩丰满的肉唇清晰可见。我吞咽了一大口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光滑的肉唇紧紧地贴在透明的尼龙丝网上,一点点花蜜淫荡地渗出来,闪闪发亮。「美……雯……你……我……」我说不出话来。

方美雯慢慢转过身来,诱惑地盯着我。她的脸靠得很近,我可以闻到她嘴里的咖啡味道。「强生,我知道什么是珍珠项链。」她说。

「你知道?」我嘟囔一句了。

「当然了。」方美雯不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不觉得珍珠项链太浪费了嘛!」

她看到我不解的表情,竟然得意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解开连身裙的钮釦,任凭裙子自由地滑到脚下。「你说过的,」她裸露的双臂向我伸开来:「我很迷人。不是吗?」

除了蕾丝胸衣,修长匀称的腿上薄如蝉翼的丝裤袜,和脚上的黑色高跟皮鞋外,方美雯现在几乎全裸了。她低下头,忘情地搂着我的脖子,樱红的唇片深深地亲吻了我。

方美雯疯狂地把我按坐在楼梯上,自己蹲下身子,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我也配合着轻挑开她的蕾丝胸衣,那一对白皙丰腴的奶子在我手中愉快的跳动着。
一种野兽般的低低的吼声从方美雯的喉管里传出来:「噢,强生!」我有些不安。

此刻,我粗大的肉棒已经在她纤细柔软的手中勃动。她迫不及待地将青筋暴露的肉棒塞进自己嘴里,舔着吸吮着,在上面留下点点樱红的唇膏印迹。她温柔的小手开始淫乱地抚摸着我的下体。

我知道我不会坚持很久,因为根本就没有和许多女生交往过。一阵阵巨大的快感冲击着我,让我无法自持。「美雯,我……」我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我……我想……我……」

「珍珠……项链……」方美雯还在卖力地吸吮着,巨大的肉棒使她说话含混不清,一股股黏液顺着她的红唇流下来,形成一幅无比淫靡的图画。「……在我的……嘴里……」她一边嘟囔着,一边用她嫩嫩的双唇紧紧包裹住我的肉棒。
我可以感受到方美雯的爱抚更加疯狂,更加淫乱。「美雯……我……」我的肉棒终於将一股股热精喷射入她的小嘴里。她开始淫乱地哼叫着,愈加疯狂地吸吮着粗大的肉棒,不时用柔软的舌头爱抚着肉冠,我几乎能感觉到每一次热精喷射后舌头温柔的爱抚。

当我的高潮退去时,方美雯还在不停地舔着吸吮着,我能听到她吞咽的「咕咕」声。看着我渐渐软下的肉棒,她抬起头,亲吻了我。说实话,她嘴里精液的腥味实在是让我不太舒服。

我告诉她我想回报她,和她到楼上做爱。她诡秘地沖我一笑:「强生,你想回报我,是吗?」

我点点头。她又是一笑:「可以呀!」我伸手去抱她,却被她的手打开了,「强生,没有这么简单!」她笑着伏在我的耳边说了一番改变我一生的话。这番话我会在以后的故事里讲给大家听。

(二)

我听了方美雯伏在我耳边嘀嘀咕咕的一番话,立刻紧张起来,连说话都有些口吃了:「美雯……一定要……要这样吗?」

方美雯倒是很镇静,看到我大惊失色,她居然微微一笑,「强生……」她的话音甜得发腻:「你看你……就是嘴上说得好听,什么迷人啦,什么美丽啦,等人家要你做正事了,你就成这个样子了。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人家嘛?」
「喜欢,当然喜欢。」我左右为难:「可是……」方美雯伸出葱白的手指挡在我的嘴前:「强生,我不会逼你。你好好的想一想。我和乔治明天去迈阿密渡假,等我们回来,你再告诉我你的决定也不迟……」

「啊……」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得勉强点点头。

方美雯一见,沖我诡秘地一笑:「那就这样说定了,强生,」她立起身子,丰腴白皙的奶子在我眼前愉快地抖动着:「强生,你今天也应该回报我呀……」
她一边说,一边仰面躺倒在楼梯上,夸张地展示着一身保养完美的细白嫩肉。
我的双眼喷着欲火,直勾勾地盯住面前淫荡诱人的美肉妇人,此刻妩媚的笑着,将还穿着黑色高跟皮鞋的右脚伸到空中,滚圆肥白的左腿分开来,把嫩红光滑的肉丘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的目光下,浸润在晶莹的蜜汁里,两片鲜嫩的肉唇微微张开,里面滑嫩的软肉隐约可见。

「强……生……别这样看人家嘛,看得人家怪难为情的……快来啊……」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实在难以想像平日(淫色淫色4567Q.COM)高贵典雅的方美雯竟然能娇滴滴地说出如此淫乱的话语。

我跪在楼梯上,下边的肉棒又开始膨大起来。黑色的高跟皮鞋「啪哒」一声落到楼梯上,白嫩的脚掌紧绷在透明丝袜里,挑逗着伸到青筋暴露的肉棒周边转着圈,并不时地抚摩着。

我扬起头,陶醉地闭上眼睛,任凭那只软软的肉脚按在沾满唾液的肉棒上,抚摸玩弄着,享受着柔滑的丝袜和方美雯鲜嫩的小脚,带给我新鲜的刺激。
我慢慢睁开眼,伸手一把抱着还伸在自己面前的一条滚圆的肉腿,将黑色高跟皮鞋脱去,开始在方美雯肉色带花纹的裤袜上不停地亲吻着。

我像发了疯一样,将方美雯的脚趾一个一个吸进口中,吸吮、轻咬,在她隆起的嫩嫩的脚背上佈满了吻痕。

方美雯大声呻吟着,强烈的肉欲使她不由自主地紧握着膨胀的双乳,并用指尖轻捏着。她的肉色裤袜渐渐地被我的口水浸湿了,紧贴在肌肤上,娇美的脚趾屈曲在一起,苍白的脚面痉挛地挺直着,涂满红豆蔻油的指甲透过薄薄的丝袜显得异常淫荡诱人……

「美雯……」我嘴里含混不清的乱叫着,双手捉住那只小脚,热烘烘的舌头开始隔着薄如蝉翼的肉色长丝袜子,在方美雯肥白滚圆的大腿上舔着:「你真是很迷人……」

我一路亲吻着舔着方美雯滑腻的肉体,从挺直的脚尖到丰腴的奶子,无处幸免,全是我黏稠而略带腥臭的口水。

方美雯丰白的胴体在我身下性感地抖动着,紧裹在丝袜中的小脚还在淫乱地挑逗着、摩擦着我那已经膨胀得可怕的肉棒。肉冠顶端泌出一股股黏液,把肉色丝袜完全浸湿了,嫩红的脚趾在透明丝袜里温柔的按摩着一条条紫红色凸起的血管,带给我电流般的刺激。

我终於再也忍耐不住了,粗大的手指用力分开柔软的肉丘,将肉棒隔着薄薄的丝裤袜挺进了方美雯流淌着蜜汁的花心里。

我喘着粗气,大声地叫着:「美雯,宝贝儿……好爽啊!我……要……噢!
太舒服啦……」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强……生……噢……强生……快……快一点……再快一点……啊,你的好大,我下边满满的。天啊!强……生……」方美雯也是如此浪叫着。

汗从我的脸上流下来。我不停地变换着姿势,将滚圆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硕大的肉棒疯狂地玩弄着鲜嫩的花唇、花心。

香甜的蜜汁开始咕咕的溢出来,顺着长丝袜子的肉色蕾丝流下去,不一会就把楼梯濡湿了。

方美雯这时已经声音嘶哑,不能大声浪叫,只是低声的淫荡的呻吟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加上女人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终於,我也把持不住了,一把将方美雯精赤的身子翻转过来,让她肥美的肉臀抬得高高的,蜜汁浸润的花唇在我面前绽开,淫荡的露出嫩红的花蕊。

我猜想我涨红的脸已经被疯狂的肉欲扭曲了,喘着粗气,强猛地插入身下白嫩的胴体。我几乎感觉不到那层薄如蝉翼的裤袜的阻挡,肉棒开始在方美雯身体里疯狂地喷射出热精……

************

我和方美雯肆无忌惮地脱个精光尽情享受温存的愉悦一直到傍晚,我已经是精疲力竭,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方美雯却是意犹未尽,不停地把她光溜溜的身子靠过来,挑逗着我。「美雯,」我好容易推开她的拥吻,「你先生不会起疑吧?」我突然紧张起来。

「他当然不会!」方美雯调皮地翘起嘴唇:「这样大的房子,验收到明天,他也不会起疑的。」她一边说,一边得意地呵呵笑起来,娇媚的脸上浮现出一片兴奋愉快的彩霞。

「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精疲力竭,胡乱抓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我送你回去。」话出口才想起是坐了方美雯的车子来的。
方美雯看我在那里无可奈何地摇头,居然笑了起来:「强生,我是服了你。
送我回去?你拿什么送我回去?」她调笑着,开始把黑色的连身裙套在身上。
回去的路上,方美雯的兴緻很高,不停地和我说笑,送我到学校的学生宿舍门口,临走还大声地沖我喊:「强生,别望了我的珍珠项链!」伴随着一串放浪的笑声渐渐远去。

我尴尬地沖车子的方向挥挥手,脸一红,钻进了学生宿舍。

************

深夜。

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里全是方美雯的那一番话,眼前时时浮现出她娇美的面容。

「唉!」我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是好。

回味着她的话,我越想越后怕,从床上跳下来,扭开电灯,开始写辞职书,一直写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雨下个不停。我匆忙赶到公司里,竟然空无一人,一看手錶,居然忘记了今天是周末。我已经下了狠心,无论如何也要辞职。我跑到人事部那层楼,把辞职书丢到了门口的信箱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司。

等到周一,一个也在公司做兼职的学长打电话给我:「强生,怎么做得好好的,突然不辞而别了?」

我支支吾吾,说是学业紧张,忙不过来。

学长还在开玩笑:「是不是方美雯把你刺激得受不了啦?」

我一听方美雯的名字,心里一动,连忙把话题岔开,「没有了,确实是学业紧张,还要参加律师考试……」

学长呵呵笑着搁下了电话,我才发现握着电话的手心里全是汗水。我默默地想:「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方美雯一面?」

************

五年后。西雅图机场。

我高兴地和来迎接的学长拥抱在一起,他现在已经是地区的检察官了。
「强生啊,有五年没有见面了吧?」学长脸上还是那熟悉而亲切的笑容。我点点头:「是啊,五年了。」

「你这个傢伙,一点没有变化嘛!」学长按了一下我的脑袋。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也没变啊!」

「嘿,强生,律师的嘴巴都像你这么油滑吗?」学长说着又打一下我的头:「走,我在料理店预定了位子,我们边吃边讲话。」

出来机场,天灰濛濛的,雨又是下个不停。

「还是老样子啊!」我嘟囔了一句,随着学长钻进车子里。

料理店里没有许多人,我和学长坐在一个角落里,谈论着这些年的经历,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我们曾经共事的那间不动产公司。学长的脸色一下子便得很难看:「强生,你知道吗,方美雯家里出事了。」

我听了,心里居然窃喜,表面上还故做镇静:「她先生还好吧?」

「是谁告诉你她先生出事了?」学长沉着脸:「是方美雯。」他接下来叹了口气:「喝醉酒,在自家的泳池里溺水死了……」

这个消息仿彿惊雷一般在我耳边炸响,我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我的脑海里清楚地刻印着方美雯的那一番话:「我们一起把他灌醉,然后把他往海里一推,溺水身亡,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除去地点的不同,方美雯似乎是设计了自己的死亡。

我怔在那里,心里一阵酸楚。我开始悔恨自己的怯懦。我想,我是爱方美雯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还有……我自己也不知道的。

「什么时候?」我没头没脑地问。

「就是在你辞职前后吧!我还以为你早知道呐!」

「不会吧?」我的疑问脱口而出:「我和她……」

「你和她什么?」学长关切地问,眉头紧皱起了。

我自知说走了嘴,连忙用别的话支吾了过去。

晚餐后,学长回去了。我问到了方美雯下葬的墓地,买了一束黄玫瑰,去看了看她。

凝视着青石墓碑,回想起那个新鲜活泼的肉体,我的心里一阵阵发紧,泪水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我以为是雨水打湿了我的脸……

上一篇:都是A片惹的祸 下一篇:蕉園春情_淫妻激情_